儒家箴言: 子曰:“巧言令色,鮮矣仁?!保ā墩撜Z·學而》)
?
時間:作者:

                                                      吳光會長

 

今年恰逢“五四”運動一百周年,我們作一些關于“五四”運動經驗教訓和“五四”精神的思想反思,是很有必要的,也有繼往開來的現實意義。我想講三點看法。

 

                                   “五四”運動的主流精神是什么?

 

現在一般講五四精神,講得最多的是“愛國主義精神”,甚至許多文章只講愛國主義,不講別的,或者不敢講別的。其實這是一種極大的偏見。4月19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四次集體學習時強調,“紀念五四運動、發揚五四精神,必須加強對五四運動和五四精神的研究,以引導廣大青年在五四精神激勵下,為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不懈奮斗”,并指出,“五四運動倡導的愛國、進步、民主、科學精神,至今仍是激勵我們的寶貴精神財富”。這準確而全面地論述了五四運動的基本精神。

我們今天響應習總書記的號召,深入研究五四運動與五四精神,首先應就五四運動的基本性質作出恰當定位。我認為就基本性質而言,五四運動是一場以反帝、反封建專制為主要內容的愛國民主運動。

“五四”學生運動的導火線是帝國主義列強在巴黎和會上無視中國的主權,在對德和約上,規定把德國在山東的特權,全部轉讓給日本。腐敗無能的北京政府竟然妥協求和,準備在“和約”上簽字,從而激起了中國青年學生和廣大人民群眾的強烈反對,他們呼喊著“外爭國權”、“內懲國賊”、“還我青島”、“取消二十一條”、“國亡了!同胞們起來呀!”等口號,走上街頭,示威游行,罷課,罷工,罷市,從而形成了影響深遠的“五四”運動,顯然這是一場以反對帝國主義強盜行徑與中國政府賣國行徑的愛國主義運動。愛國主義是五四運動的主旋律。但是作為一場思想文化運動,我們應從更深刻的歷史背景和思想高度去反思五四,應該追溯到1915年以《新青年》創刊為標志的批判封建專制舊文化、提倡科學、民主新文化的“新文化運動”。當時,以陳獨秀、魯迅、錢玄同、胡適為代表的新文化健將,舉起“民主”和“科學”兩面大旗,抨擊封建專制舊文化,提倡新文化,并在“文學革命”的口號下,提倡新文學,提倡白話文。1917年俄國十月革命勝利后,以李大釗為代表的馬克思列寧主義者發表了《庶民的勝利》、《布爾什維主義的勝利》等文章,則將五四新文化運動引向了新民主主義革命的新方向。所以五四精神同時也包含了“民主”、“科學”、“新民主主義”的精神。我們應當確認,“五四”新文化運動是一場弘揚民主、科學精神的思想啟蒙運動。這就是五四運動和五四精神的主流。

 

                                   “五四”新文化運動的歷史教訓

 

我們也應看到,五四新文化運動的主流雖然是正面的,但也是有片面性、有過錯、有歷史教訓的。其中一個偏向就是從反封建、反專制走向了全盤反傳統。反封建、反專制本來是好的,但是有人打著這個旗號,把我們整個中國五千年的文化傳統都給否定了。如當時有人(如錢玄同)提出來要廢除漢字,這在今天看起來很可笑,但在當時確實代表了一種極端性信仰,覺得方塊漢字代表了落后,只有廢除方塊字中國才能進步,這就是對中華五千年文明的全盤否定。第二點就是從“打孔家店”到打倒孔夫子。開始是提出“打倒孔家店,救出孔夫子”,后來孔夫子根本沒有救,都一起打倒了,以后演變到“文化大革命”。“文革”可以說是“五四”那股潛在的全盤反傳統逆流走向登峰造極的鬧劇。文革不是無源之水,它是有源頭的。即來自于“五四”時期潛在的全盤反傳統思潮。“五四”新文化的斗爭矛頭本來應從辛亥革命提出的打倒皇權開始,應該是打倒“皇家店”,而不是打倒“孔家店”,但是事實上卻是從政治、倫理、文化各個方面全方位地把孔家店和儒家價值觀都打倒了。第三點就是從討論、批判所謂的國民劣根性,到全盤否定儒家舊道德。所謂“舊道德”,就是我們幾千年傳承下來的中華民族的道德,其中如“仁義禮智信”五常之道和“禮義廉恥,孝悌忠信”所謂“四維八德”,可以說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然而,由《新青年》代表的新文化運動,熱烈討論所謂“國民的劣根性”問題,最典型的代表就是魯迅先生。魯迅先生有《狂人日記》、《阿Q正傳》,說一部中國歷史,滿篇都歪歪斜斜寫著“吃人”兩個字,即所謂“禮教吃人”??墒?,為什么沒看到幾千年的禮教還有“養人”的一面呢?我們承認,傳統三綱五常中的三綱思想,“君為臣綱、父為子綱、夫為妻綱”,這里面確實是有束縛、壓制,甚至扼殺人性的“吃人”一面,但是我們的傳統禮教中更有“養人”的一面,即提倡和培養人們做一個有高尚道德的人,做講仁義、有良知的“文質彬彬”的君子,講求“仁義禮智信”的五常大德。但是“新文化運動”某些人以批判國民劣根性為名,把我們優秀的傳統舊道德都給否定了,就連被人們推崇為現代新儒家代表人物的梁漱溟先生在上世紀四十年代寫的《中國文化要義》,其所總結的國民十四大特性,里邊有幾條也是受到“五四”反傳統思潮的影響。例如講中國是“倫理本位的社會”、“千年不變的社會”、“文明早熟的社會”、“無兵的文化”等等就是證明。這些論述在上世紀八十年代的西學熱中,就被某些思想家利用來作為批判中國傳統社會“超穩定結構論”和“黃土文明”的理論武器。這就是我們應當正視和吸取的五四新文化運動的歷史教訓。因此,我們今天在繼承發揚“五四”主流精神的同時,還有一個糾正五四偏頗的歷史任務,就是要把打倒孔夫子、全盤反傳統這個偏糾正過來。中國的傳統道德過去一概被視作“封建道德”,一直到現在,實際上還有不少人認為儒家那一套都是封建主義或“王權主義”的東西加以批判否定。有許多人的思想根深蒂固地受到這個“五四”潛流,乃至“文革”惡流的影響,把儒家傳統文化等同于封建主義,把它當做維護王權的思想去反,去批,這個流毒到現在還沒有肅清,很有必要正本清源,撥亂返正,實事求是地肯定和發揚“五四”的愛國、民主真精神,而擯棄“五四”以來的全盤反傳統思想逆流。

 

                                      應該重構怎樣的人文精神?

  

重構人文精神,是我們這個新時代的一項基本任務,富有時代特色。

我認為,就國民精神而言,應該重構“以人為本,以德為體、以和為貴”的道德人文精神。就國家治理而言,應該建設“民主仁愛為體,禮法科技為用”的“民主仁政”治理模式。

我們今天反思“五四”,就要致力于重建中華民族的核心價值觀和重構中華道德人文精神。我曾發表過多篇文章談在全球化時代重塑儒學核心價值觀的問題,提出了樹立“一道(仁道)五德(義禮信和敬)”的儒學價值觀的論述。其實,關于儒學核心價值觀的認識是與時俱進的,不同時代儒家的表述也不一樣。比如孔子講得最多也最重要的是兩個觀念,一個是仁,一個是禮。而仁是根本之道,禮是仁的制度之用,所以我把孔子的核心價值觀概括為“仁本禮用”。用孔子的話來說是“克己復禮為仁”,用曾子的概括是“忠恕”之道。以后在子思、孟子、漢儒那里,對核心價值觀的表述有同有異。如子思強調“仁義禮智圣”,孟子強調“仁義禮智”,漢儒確定為“三綱五常”。

經過四十年的改革開放,我們現在確實到了“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的時候了,所以,重構中華民族的核心價值觀提到了議事日程上來。從胡錦濤總書記提出“八榮八恥”社會主義榮辱觀,到黨的“十八大”提出“富強、民主、文明、和諧、自由、平等、公正、法治、愛國、敬業、誠信、友善”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再到習近平總書記提出“深入挖掘中國優秀傳統文化講仁愛、重民本、守誠信、崇正義、尚和合、求大同的時代價值”,都體現了在新時代重建中華民族核心價值觀和重構中華人文精神的努力。

那么我們應該怎樣重建中華民族核心價值觀呢?我覺得中華民族的核心價值觀雖然是儒學價值觀為主導,但同時也是包容多元的。因此,我提出了“一道八德”之說。“一道”就是“仁”道,“八德”就是義、禮、智、信、忠、廉、和、敬。這個道和德的關系實際上是體和用的關系:“道”是根本之德,是體;“德”是所得之“道”,是道體之用。中心思想是說,這個道體之“仁”是最根本的,其他八德都是道的表現。儒家的核心之道其實也是中華民族的根本之道,就是立足于孔子所講的“仁者人也,仁者愛人”這兩句話,這是我們中華民族核心價值觀中最基本的東西,是對人的肯定,對人的道德自覺的肯定,這就是“仁道”。仁道是我們民族價值觀最核心的東西,所以有人說儒學是“仁道主義”,我覺得這個說法很對,因為“仁”是一種根本之德,其他都是仁道的表現。“義”按照現在的話來講,就是公平、公正、公義;禮(法),是倫理秩序和社會秩序,就是從傳統禮治到現代法治,這個禮(法)是仁的制度之用;智就是知識、智慧;信就是誠實守信、遵紀守法。“忠”就是忠誠,忠誠于國家、人民和事業;“廉”就是廉正、廉潔,清廉自守,廉潔奉公;“和”是中道,儒家、道家、佛家都講和,是全民族的共識。敬,有敬天、敬祖、敬父母、敬師長、敬朋友,還有敬業等等,都是立足于“敬畏”二字??鬃又v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孟子補充了三畏:敬畏歷史(“孔子成春秋而亂臣賊子懼”)、敬畏道德(“人之異于禽獸者幾希”)、敬畏民心(“得民心者得天下”)。概括而言是敬畏天命(自然法則)、敬畏圣人之言、敬畏道德、敬畏歷史、敬畏民心。這就是中國人的信仰!總之,我覺得如果現在要重塑中華民族的核心價值觀,應該把最根本的“仁道”樹立起來,然后講求“義、禮、智、信、忠、廉、和、敬”這些常用大德。這是重構當代中華人文精神的必有之義。

 

 

?
斗地主单机版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