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箴言: 子曰:“巧言令色,鮮矣仁?!保ā墩撜Z·學而》)
?
時間:作者:

   

                                  吳光執行會長

各位理事、各位會員:

關于儒學發展的新態勢和新方向,實際上我去年已經在會上講過。去年講的儒學復興標志,講了十個方面。第一是儒學的會議連綿不斷,第二是儒學組織如雨后春筍,第三是孔子學院遍布世界,第四是各個地方恢復孔廟,書院,傳播儒學,第五是各個地方樹立孔子與大儒的銅像,第六是各個地方的兒童、成人讀經活動普遍展開,第七是各種儒學的期刊(包括電子期刊)和出版物大量涌現,第八是儒學的會講、講座遍布全國,第九是各級政府領導人對儒學的態度正在改變,第十是主流意識形態增加了許多儒學元素。

這一年多來,又有一些新的發展、新的動向。首先一點是當今時代的特點問題。關于時代特點其實沒有大的改變,一個是全球化產生的新特征,互聯網遍布全球,這個帶來了交流方式、溝通方式的改變,形成了思想文化的一些變化。再一個就是自由貿易涵蓋全球,我們跟許多國家都簽訂了自由貿易協定,還有美國為首建立的全球自由貿易協定TTP,這一切對思想意識都有沖擊。文化方面世界各地隨著互聯網的普及,文化交流越來越頻繁,文化不再是一種孤立的存在,而是一種互動的、互補的,甚至也有批判的、互斥的一面?,F在中國已經崛起成為一個大國,從2010年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后,這幾年的發展也是相當迅猛的。過去我們說1978年以后是改革開放的時代,2010年以后則進入和平崛起的新時代。從這幾年態勢來看中國已經成為一個世界性的大國,在談論新型大國之間的關系,這一點已經成為一個明確無誤的事實,也引起了世界的關注。特別是涉及到中國核心利益的時候,比如臺灣問題、南海問題、東海問題等,這些也都引起了世界的關注,當然世界的態度也不一樣,有友好的也有不友好的。中國成為世界大國的很重要的一個標志是我們在推動一帶一路取得了豐碩的成果,可以帶動亞洲經濟帶,甚至歐洲經濟帶,比如絲綢之路、海上絲綢之路,取得了很大的進展。再一個就是亞投行,在金融領域,中國實際上已經成為一個龍頭經濟體。中國還有一個非常引人注目的是反腐敗,不僅是在國內深得民心,而且在世界上也產生了很大影響。再就是習近平提出來的中國夢,也越來越得到全國人民和世界人民的理解。在這種情況下,美國提出亞太再平衡政策,雖然有遏制中國的一面,但實際上他是遏制不了的。他不能不承認中國的大國地位。這是國際方面的形勢。

在國內則出現了一個新的文化熱。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曾有個文化熱,那個文化熱在當時其實是西學熱。文革以后我們面向世界,改革開放,在意識形態方面我們重新反思中國的文化。那個西學熱以電視連續劇《河殤》為標志。當時提出了“走向蔚藍色文明”口號,認為黃土文明落后了,要走向海洋文明。所以八十年代的文化熱并不是真正的中國文化熱、儒家文化熱。儒家文化在八十年代還是受批判的,甚至受到排斥。1988年在新加坡開的一次儒家文化研討會,當時有不少人,像金觀濤、包遵信他們參加會議,就非常強烈的指出儒家文化是阻礙現代化發展的?,F在興起的文化熱比起八十年代的文化熱更加深刻、更加廣泛,可以說是以儒學為主導的國學熱,新儒家、新佛家和新道家出現。尤其是習總書記執政以來,他關于中國傳統文化的一系列講話。其中最重要的講話有這么幾次,第一個是2013年8月19號,在全國宣傳工作會議上的講話,這個講話提出了中華文化的“四個講清楚”,其實四個講清楚歸根到底就是一個講清楚,就是把中國傳統文化講清楚。第二個是2013年11月26日,在視察曲阜的時候,和曲阜的一些學者以及山東省委省政府的領導座談時,發表了講話,其核心思想就是提出了“以德興國、以文化人”的治國戰略。他說“國無德不興、人無德不立”。第三個講話是在2014年2月24日在中央政治局第13次學習會上的講話,這個講話提出了中華傳統文化核心價值的六德觀念,我把他概括為“習六德“,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24個字不一樣,他說要“深入挖掘和闡發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講仁愛、重民本、守誠信、崇正義、尚和合、求大同的時代價值,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成為涵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重要源泉”。這“六德”作為中華傳統文化的核心價值來提煉,這是概括得非常好的,也可以說是對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論述的一種補充。2013年在曲阜關于“中國夢和儒家文化”的研討會上,我在《“中國夢”的思想解讀與儒家的歷史使命》發言中提出,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論述有仁愛的精神,但是沒有“仁愛”這個概念,而仁愛是中國傳統文化尤其是儒家文化最核心的概念,應該做一些補充論述。當時我提出了這個意見,得到了不少人的響應。第四個講話是2014年9月24日在人民大會堂金色大廳紀念孔子誕辰2565周年和國際儒學聯合會第五次代表大會開幕會上,習近平作了重要講話。這個講話系統的論述了儒家文化對中國歷史的積極作用,以及對解決當今時代問題的重要啟示。他說,以儒學為主導、多元發展的中國傳統文化,對人類當今所面臨的時代課題,具有重要的啟示。這個啟示總書記講了十五條,第一條關于道法自然、天人合一的思想,這主要是道家的思想。后面的十四條主要是儒家的思想。這次講話非常重要,核心問題就是儒學主導、多元發展的中國傳統文化,對解決當今時代所面臨的問題的十五條啟示,這是值得我們反復去領會的。許多人說儒學在當代有什么現實意義???有什么現實啟示???總書記在這個講話里面就講了十五條,包括仁者愛人、以民為本、知行合一、實事求是、和而不同、經世致用、清廉奉公等等。

所以這些重要的講話就標志著我們黨的意識形態發生了一個重要的變化。這個變化就是正面面對儒家,可以說現在進入了一個尊儒的時代,但又和漢代董仲舒的“獨尊儒術,罷黜百家”是不一樣的,我們現在不排斥其他文化的發展,可以說是一個“尊儒而不獨尊,尊孔而不神化孔子”的時代。北京大學的著名哲學家張岱年先生在八十年代有一個概括,他說清末以前是尊孔的時代,民國以來是反孔的時代,我們是研孔的時代?,F在我認為我們已經超越了研孔的時代,可以說已經進入了新的尊孔時代。但過去是把孔夫子神化,現在的孔夫子是個人,是個圣人,但不是神。所以我們并不神化孔子,我們進入了一個尊儒尊孔的新時代。這是我們國家意識形態領域發生變化的一個重大標志。這是我對當今時代特色的一個理解。

第二點是儒學復興的新態勢。前面已經講過儒學復興有十大標志,這是我在2010年提交韓國成均館大學的國際儒學研討會上的文章,后來在2011年第1期的《杭州師范大學學報》上發表,即《中國當代儒學復興的形勢與發展方向》,提出了十大復興標志。對于現在儒學復興的新形勢,我從五個方面來概括:

一是最高領導帶頭尊儒、尊孔、尊王陽明。過去我們沒有一個領導到曲阜去發表講話,尤其是沒有發表尊儒的講話。還受到過去那種批儒批孔的影響。習近平總書記是第一個到曲阜去發表尊孔尊儒講話的領導人,他號召要宣傳我們的孔子,宣傳儒家文化。還有就是帶頭尊王陽明?,F在陽明學已經成為一個顯學了,這個顯學是怎么起來的?我們過去幾十年浙江的學者和全國的學者大家都努力研究王陽明,編《王陽明全集》,編《陽明學研究叢書》,影響還不是很大,但是習近平總書記幾次講了王陽明以后,全國上下對王陽明都非常有興趣。2011年5月,習近平當時是國家副主席的時候,在貴州大學中國文化研究院作了一個重要講話,是全面理解王陽明如何踐行知行合一的一個講話,還有兩會期間對貴州代表團的講話。去年總書記又到了貴州講王陽明,對貴州的陽明學研究是一個很大的推動?,F在全國很多地方都開陽明學研討會。我昨天上午在余姚參加了寧波市委宣傳部組織的座談會,談“陽明心學的現實意義”。最近在江西、貴州、廣東都要開陽明學會議,所以我認為最高領導帶頭尊孔尊儒尊王陽明,這是儒學復興的新現象。

二是省級儒學會遍布全國。我們浙江省儒學學會帶頭做了一件好事,這件事是做得比較成功的,就是我們在2013年發起召開了“全國省級以上儒學社團的會長聯席會議”,現在已經形成一個常態了,定名為“全國儒學社團聯席會議”。2013年在杭州開,2014年由中國孔子基金承辦在曲阜開,2015年在貴陽孔學堂開,2016年將在陜西西安開。除此之外,還有專門的論壇,比如去年由甘肅傳統文化研究會在蘭州舉辦了“絲綢之路文化論壇”,這也是納入我們全國儒學社團聯席會議的一個活動。今年不但是西安開年會,也在安徽辦論壇。參加這個聯席會議的省級以上儒學社團越來越多。2013年只有37家,2014年擴展到44個,2015年擴展到50個,今年可能還要更多,比如說江蘇省儒學會剛剛建立,上海市儒學會是去年建立的,全國儒學社團聯席會議的規模越來越大,而且我們每一年都有一個論文集,定名為《中華儒學論叢》,中國孔子基金會推我和牛廷濤副秘書長做主編,每一屆主辦單位負責人做執行主編。

三是孔子學堂像雨后春筍發展起來。中國孔子基金會制定了一個“千堂計劃”,計劃用三年時間在全國建立一千個孔子學堂,我們浙江已經有好幾家在聯系了,有的已經掛牌了,就是由中國孔子基金會主導建立的孔子學堂。我們浙江打算跟基層的文化禮堂結合起來,推廣孔子學堂。

四是陽明學成為顯學。習近平論王陽明,尤其是論王陽明的知行合一,他講了十多次,前些時候中紀委的方正出版社約我去做了一次訪談,主要以習總書記論王陽明的知行合一為紐帶,關于陽明思想的一個論述。最后發展到總書記提出了一個“共產黨人的心學”這么一個概念。這個概念當然還需要論述,現在已經有文章開始論述了。我現在還剛剛有所理解,從養德養心開始,共產黨人的黨性修養、黨性鍛煉,應該吸收王陽明的心學思想,所以叫共產黨人的心學。

五是干部學儒學、學國學的積極性大增。我們浙江省儒學學會組織策劃了《干部儒學讀本》,是我與王宇、王曉華副秘書長合作編著的,由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出版,出版以后,《中華讀書報》、《光明日報》、《中國紀檢監察報》都發表了知名人士的書評,比如《光明日報》發表的是華東師范大學陳衛平教授的書評,《中華讀書報》是貴州省文史館館長、貴州文聯主席顧久先生發表的書評,《中國紀檢監察報》發表的是國務院參事室文史司司長、中國國學中心常務副主任李文亮同志的書評。這幾個書評一發影響就比較大,銷量也比較大??磥砦覀儭陡刹咳鍖W讀本》這樣一個策劃是受到廣大干部歡迎的。

第三點想講一下當代儒學發展的新形態。當代新儒學是從現代新儒學繼承而來的,現代新儒學有新心學、新理學、新經學、新仁學等等,這些形態都有一些當代的繼承者。在這些形態里面以新仁學比較集中,比如杜維明先生的“文明對話論”、牟鐘鑒先生的“新仁學”論,陳來先生的“仁學本體論”,還有郭齊勇等先生的“民間儒學”論。我也提出一個“民主仁學”論。這是仁學的各種形態。新心學也別開生面,從陸王心學到現代新儒家的熊十力、牟宗三的新心學,一直到習近平最近提出的“共產黨人的心學”概念。馬一浮新經學也后繼有人,尤其是文化部中國藝術研究院中國文化研究所的所長劉夢溪先生,他特別推崇馬一浮的六藝論,所謂的六藝論,就是六經論,國學就是六經之學,也就是新經學,從某種意義上說,劉夢溪也可以說是新經學的繼承人,還有陜西師范大學的許寧教授也推崇馬一浮的新經學。各種儒學的論述可以說非常踴躍,競相出臺。比如說臺灣林安梧的“后新儒學”、“公民儒學”論述,山東社科院文化所所長涂可國提出的“社會儒學”論,山東大學儒學高等研究院副院長顏炳罡提出的“民間儒學”論,臺灣學者龔鵬程教授、山東大學黃玉順教授提出的“生活儒學”論,北京師范大學李景林教授提出“教化儒學”論。還有深圳行政學院的蔣慶先生提出的“政治儒學”論,也算是一家之言。這個“政治儒學”論其實是一種“新儒教”論,新儒教有好幾個人提倡(如陳明、秋風等)。我是不同意蔣慶等人的“新儒教”論的。最近在網上有一篇微信,是我本來應約寫的一篇文稿,批評臺灣李明輝關于大陸新儒家的評論,他把蔣慶作為大陸新儒家的代表,我是反對這種概括的,因為蔣慶不能夠代表大陸新儒家的各個流派,而蔣慶提出的政治儒學論也是我所反對的。我認為這是一種烏托邦理想,不可能實現。我自己提出一個民主仁學論,在我們的《儒學天地》上也發表過幾篇文章,在一些刊物上也發表了一些文章,如果大家有興趣可以在網上搜索,我就不多談了??傊艺J為,當代儒學的發展應該面向大眾、面向生活、面向現代,其發展方向是多元發展、和而不同的。關于儒學發展的新態勢和新方向,我就大體上講這些,歡迎大家批評指教。謝謝!

 

                                     (學會秘書處根據發言錄音整理,經吳光執行會長審閱)

 

?
斗地主单机版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