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箴言: 子曰:“巧言令色,鮮矣仁?!保ā墩撜Z·學而》)
?
時間:作者:

                                  張浚生會長

 

各位理事、各位會員:

非常高興,今天在溫嶺召開理事擴大會。首先要向溫嶺市委市政府、溫嶺儒學學會表示衷心的感謝!非常難得在這里開會,一是溫嶺市委市政府非常重視,昨天朱明連副市長整個下午參加了我們所有的活動。有時候到哪里開會,領導來參加了以后,講完話就走了,而朱副市長昨天是整整一個下午參加活動;徐淼書記是今天凌晨1點鐘才回到溫嶺,早上趕來參加我們的會議?,F在市里的領導同志工作確實非常忙,能如此重視我們的活動,非常難得,我們要向他們表示深深地感謝!二是溫嶺儒學學會的同志非常認真,今年4月份,他們的吳志文名譽會長、李椒良會長、張天俊副會長等同志專門到杭州邀請我們來這里開會。來了以后看到他們確實是事先做了非常好的準備,給了我們一個非常良好的會議環境和安排,我們也要向他們表示衷心的感謝(起立鞠躬)!所以首先向他們表示感謝!這次會議也是別開生面,昨天我們還到長嶼硐天文圣硐舉行了一個祭孔的典禮。這種典禮我們過去很少舉行,這項活動也辦得非常好,儀式莊嚴隆重,在這項活動中還把溫嶺富有地方特色的非物質文化遺產組織起來宣揚儒學文化,用這種喜聞樂見的方式來宣傳、弘揚儒學,應該說更容易得到廣大群眾的接受,這是很有意義的!

在這次會議上,吳光執行會長介紹了當代儒學發展的態勢和方向;董平教授介紹了陽明學研究的現狀;王宇副秘書長作了學會2015年度工作報告和財務報告,大家也進行了審議。王宇副秘書長的報告從四個方面總結了學會2015年所作的各項工作,這里面既總結歸納了我們省儒學學會本級所作的工作,同時把我們學會的主要的基層會員單位所作的工作做了很好的總結,本次會議還增補了四名團體理事,所以說這次會議內容非常豐富。

剛才吳光執行會長介紹了當代儒學發展的態勢和方向,其實作為儒學來講,從孔子創立儒學開始,兩千多年來,儒學從來都是既有興旺的時期,也有受到挫折的時期,不是一帆風順的。當年創立的時候,諸子百家各種學說都在發表,到秦始皇的時候,主要是法家的思想。只重視法家思想出現了不少問題,導致二世而竭;到漢武帝的時候,又重新把儒學重視起來——“獨尊儒學,罷黜百家”;但是后來也不是每個朝代都是尊重儒學的,有的時候是尊重道家,有的時候尊重佛學,所以我覺得作為我們研究、傳承儒學的團體來講的話,應該說現在是處在一個最好的時期,剛才吳光執行會長也做了一個很好的歸納,特別是習近平同志當了總書記以后,在他的一系列治國理政的重要講話中,他非常注重發揚我國優秀傳統文化、而儒學正是我國優秀傳統文化的一個非常重要的組成部分。所以可以說這段時期是我們儒學重大的振興時期,不是任何時候都有這個情況。為什么會這樣?因為它確實富有生命力,它有時候興起,有時受到冷落,但最終還是不斷發展、前進,如果一種文化、學說經過一段時間的挫折以后,這個文化、學說就中斷了,就說明它沒有生命力。中國優秀傳統文化之所以幾千年來綿延不斷,就說明了它有很強大的生命力。幾個主要的世界在文明為什么會中斷呢?說明它的生命力不夠強。

我們去年一年所作的工作,王宇副秘書長剛剛做了介紹,在全體理事、會員的努力下,學會無論在學習、研究、傳承,還是在踐行儒學方面都做了大量的工作,也取得了顯著的成效。學會還跟國內外的儒學界開展了廣泛的交流。特別是我們去年的《干部儒學讀本》正式出版了,受到了社會的廣泛好評,也可能是給干部編寫學習儒學的通俗讀本,我們還是第一家。但是據說這個書名引起了一些誤會,有人說這是給干部讀的,我不是干部,不適合我,這還影響了書的銷量(笑聲),其實最早定的書名為《黨員干部儒學讀本》,想想范圍太窄了,就把黨員兩個字去掉了,結果還是出現了這個問題。所以我想如果再版的時候,想想辦法取另外一個名字。這本書確實編得很好,適應的人群很廣泛。從我個人來講,當時參與了多次編輯會議,當時編輯會議的時候,拿來的稿子都是打印的,看起來不那么舒服,但我還是認真看了。這本書出來以后,重新再認真地看了一遍,我覺得書的內容確實非常豐富,有一些概括解釋得很好,吳光執行會長做主編,王宇、王曉華兩位副秘書長他們精心地做了這項工作。這本書當時是得到時任省委常委、組織部長蔡奇同志的支持立項的,出版后我把這本書寄給他,他給我回信說,讀了這本書對了解先賢思想,歷史優秀文化,增強干部人文修養很有幫助,不可多得。

我覺得在我們省傳承、弘揚儒學有一個很好的現象,就是說許多的社會人士,特別是我們的基層有很好的基礎,所以我們整個浙江省學習、弘揚、傳承搞得很活躍。從我們每次開理事會的情況,包括今天開會的情況也能看到,大部分都是基層會員參加。我們的基層團體一年中開展了許多活動,作了大量普及傳承儒學的工作,這在王宇副秘書長的工作報告和剛才許多會員代表的講話中都已講到。傳承、弘揚儒學當然要在學術上深入地研究,剛才吳光教授、董平教授作的報告都是講的儒學的研究。應該說從省一級的學會來講,我們在這些方面還是做了比較多的工作,我們浙江省儒學學會在全國省一級儒學學會當中還是有比較重要的影響的,不說是走在最前面,起碼是在前列。儒學研究當然很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要扎根社會、扎根基層,扎根在人的心靈上面。我們看現在有一項宣傳內容,叫做“記住鄉愁”,這可以提高人們的國家民眾觀念、特別是現在出國交流的人員很多,包括出國留學等等,我覺得“記住鄉愁”很重要的是要記住文化的根。一個人在國外,不論是在那里學習也好、生活也好、定居也好,只要他有一個文化的根在,就不會忘記自己的祖國。我最近參加一個油畫展的活動,展出俄羅斯的油畫,這家畫廊舉辦俄羅斯的畫展有十來年了,主要是展示俄羅斯的油畫,俄羅斯列賓美術學院是世界有名的美術學院,曾為我國培養許多著名油畫家,如靳尚誼,蕭峰等。他們大多都是畫一個鄉村,畫風景,畫花、牛、馬啊什么的。其中有一個油畫家,前幾年來了以后,他就在我們的西湖、西溪畫了很多寫生畫回去,這次他帶來一副油畫,把西溪濕地的一些風景畫得很好。有一幅畫西溪濕地的畫,既寫實也抽象,把竹子畫得很高很高密密麻麻,旁邊是小溪、小船,很有情趣、畫面又令人非常震撼!很多人要買這幅油畫,最后有一位在美國生活的華裔女士,“無論如何要讓給我”她說,“我要把這幅畫帶回去,這是我要記住鄉愁”,這就是文化的影響,文化的力量。所以說記住鄉愁還是要記住文化的根,這非常重要。因為我們的傳統文化確實是哺育了我們的民族幾千年。如果說真正讓我們的傳統文化讓大眾所理解、接受并從中受到教育,對提高全民的素質是非常有意義的。

剛才董平教授講到陽明學的研究,我想就陽明學的研究講點我的意見,我覺得王陽明先生的學術當中最為大家所熟悉和接受的是“知行合一”和“致良知”,這對我們現在有非常重要的現實意義。在我們的學會當中,也必須深刻地理解陽明先生的重要的思想,把儒學的重要思想不僅是要學懂,更重要的是要時間,要行動,要在實踐中正確地體現出來。中央十八大以后,搞了好幾個教育活動,第一個是搞群眾路線教育活動;第二是搞“三嚴三實”;現在又提出“兩學一做”,特別是“三嚴三實”,我覺得所謂“三嚴三實”,就是“知行合一”,“三嚴”——“嚴于修身、嚴于用權、嚴于律己”,“三實”——“謀事要實、創業要實、做人要實”。這不就是“知行合一”嗎?如果有些單位的領導在作“三嚴三實”的學習動員時和弘揚優秀傳統文化結合起來一起講講,這可能是很有意義的。王陽明先生當時講“知行合一”講得很好,他說“行之明覺精察處便是知,知之真切篤實處即是行。若行而不能明覺精察,便是冥行,便是‘學而不思則罔’,所以必須說個知,知而不能真切篤實,便是妄想,便是‘思而不學則殆’,所以必須說個行,元來只是一個功夫。”“知是行的主意,行是知的功夫;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過去我們對知行的關系也討論得很多,是知難行易還是知易行難?是先知后行還是先行后知?過去也爭論得很多,其實王陽明先生說得很清楚,知行就是統一的。陶行知先生是偉大的教育家,我念中學的時候,我們的教導主任就是曉莊師范畢業的,他經常跟我們講過陶行知先生的故事,他以前叫陶知行,后改名為陶行知,就是因為他主張行而后知,所以就叫陶行知。按王陽明的觀點,知行合一,是一回事。知了要行,行必須要知,知而不行不是真知,行而不知不可能真行,所以說知行肯定是統一的。

這里我要強調的是,作為我們基層的會員單位,我們要更多地把精力放在儒學的推廣、踐行上面;更多地用喜聞樂見的形式來宣傳儒學的重要內容;更要注意如何成為大家的實際行動,特別是我們國家提出了核心價值觀,把我們儒學的傳承學習跟我們國家的核心價值觀結合起來。還有一個特別重要的是要重視在青少年當中通過有效的形式,使學生能將學習儒學與實踐結合起來,如果把這些工作做好,就是我們儒學學會對社會的重大貢獻。我們省不管是從我們省儒學學會還是各個會員、基層單位,過去都做了大量的也是很好的工作,期望大家繼續為之作出更大的努力,為我們的國家興旺發達、為實現中國夢作出我們更大的貢獻。我就講這幾點,不當之處,請批評指正。謝謝大家!

 

                                              (學會秘書處據錄音整理)

 

 

?
斗地主单机版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