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箴言: 子曰:“巧言令色,鮮矣仁?!保ā墩撜Z·學而》)
?
時間:作者:

【按】5月11日上午,第六屆全國儒學社團聯席會議暨第五屆全國孟子思想研討會在安徽合肥隆重召開。本屆會議由中共安徽省委宣傳部、中國孔子基金會、中國哲學史學會、全國儒學社團聯席會議秘書處、安徽省孟子思想研究會聯合主辦。開幕式后,大會舉行論壇主旨發言,由浙江省儒學學會會長、全國儒學社團聯席會議秘書長吳光教授主持。

 

 

國際儒學聯合會副理事長、臺灣政治大學名譽教授董金裕的主旨發言為《臺灣高級中學「中華文化基本教材」教科書編輯方式的演變與檢討》。董金裕教授從國際儒學聯合會成立的往事談起,回顧了中國文化界尤其儒學界近30年的發展。董教授提到,受日本儒學界和韓國儒學界的激發,中國儒學界決定成立國際儒學聯合會,從而把握東亞儒學話語權的重要歷程。同時,他談到臺灣《中華文化基本教材》的編撰成書過程,并且強調了“四書”《論語》《孟子》《大學》《中庸》等儒家原典對青少年教育的重要意義。

 

 

中國哲學史學會副會長、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所研究員李存山的主旨發言為《孔顏之樂與天下之樂》。李存山教授說,孔子和顏回所達到的“樂”的境界,被宋代的新儒家稱為“孔顏樂處”。富貴本來是人人要追求的,但是天地間還有不同于富貴而又“至貴至愛可求”的,這就是把仁義道德作為人生的最高最大的價值。對于儒家的士君子個人來說,這種道義之樂是超越個人的功利得失而在精神上自足的。這種自足之“樂”不是獨善其身的,而是承擔了道義即“仁以為己任”的,所以它又內在地包含著對整個社會的責任和憂患意識。這種“憂”就表現為儒家憂患“天下無道”,而追求“天下有道”,追求使整個社會能夠“德福一致”的“天下之樂”。

 

 

中山大學文化研究所所長、哲學系教授李宗桂的主旨發言為《湯武革命的正當性》。李宗桂教授認為,從文化發展動力和創新精神的角度看,生生不息的精神是推動民族文化發展的優秀傳統。從孟子到董仲舒乃至明清諸多思想家,正統儒家都肯定湯武革命,認為湯武革命是順乎天而應乎人,符合社會歷史發展規律,從而在客觀上肯定了革命對于社會變遷和文化演進的巨大作用。在這個優秀傳統的引領下,革故鼎新成為中華民族及其文化發展的內在精神動力,成為古代中國基本的文化發展觀。當代中國從改革開放以來的翻天覆地的變化,取得的前無古人的巨大成就,乃至我們正在大力培育和弘揚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其內在的精神動力,便是日新又日新的精神。

 

 

復旦大學哲學學院教授楊澤波的主旨發言為《積淀說與結晶說之同異——我與李澤厚的重要分別》。楊澤波教授通過論述李澤厚先生代表性思想“積淀說”對自己的影響,闡述了自己對孟子“性善論”的闡發——“結晶說”。“積淀說”重在文化-心理結構的分析,重在解說“先天而先在”,重在建構“情本體”,而其實質是放棄本體;“結晶說”重在性善論的解讀,重在闡發“后天而先在”,重在重構“仁本體”,目的是將道德本體講透徹、堅持好。楊教授認為兩者之間的異同,必須做充分的考察。

 

 

蘇州大學哲學系教授蔣國保的主旨發言為《「孟子」新解三章》。蔣國保教授以一個重要問題作開場白:“今天,在傳統文化傳承與創新的時代背景下,我們如何看待《孟子》的當代意義?”蔣教授從中國文化創新說,即張岱年“綜合創新說”、唐君毅“返本開新”說、牟宗三“內圣開出新外王”說等三種對待中國傳統文化的重要觀點出發,認為,學者的本質,就是“社會的良心”,也因此,學者從自身的學術立場出發,要對社會有敏銳的認識和深切的關懷,高揚孟子所開出的“主體精神”和“獨立人格”,從而引導民眾對我們的文化產生必要的認同。這才是我們當今社會的學者最應該獻身的偉大事業。

 

 

中國人民大學國學院教授韓星的主旨發言為《天下一家、中國一人與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構建》。韓星教授表示,2008年奧運會中英文主題口號就是“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One World One Dream),開幕式演唱歌詞就表達了同住地球村,永遠一家人的美好愿望。如果說這些還是只是感性的“人類命運共同體”表達,那么2011年《中國的和平發展》白皮書已經有了“地球家園”的提法,與中國古代“天下一家”思想同屬一理。而“天下一家”“中國一人”的儒家思想,與當前我國提出的“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這一高屋建瓴的遠大理想一脈相承。

 

 

清華大學人文學院教授方朝暉的主旨發言為《性善還是性之善——解析與判斷》。方朝暉教授通過列舉大量詳實的文獻材料,從“理論、批評、辯護”三個角度入手,為聽眾展示了孟子“性善論”的形成邏輯、理論全貌,及其在數千年思想史長河中的變遷與學術爭鳴。他援引了三十余位思想巨匠的文段,歸納總結了批評性善論的幾種主要觀點,總結指出:不在于“性善論”是否得到了證明,而在于孟子對人性的認識有多深。孟子的貢獻在于推進了我們對人性的認識,特別是對人性之善的認識。

 

 

山東社會科學院文化研究所所長、研究員涂可國的主旨發言為《儒家責任倫理的建構》 。涂可國教授從儒家責任倫理思想研究的時代背景、豐富內涵、加強儒家責任倫理研究的重要意義和批判性揚棄四個方面闡發了儒家責任倫理學的整體架構。他認為,中國儒家經典中“以天下為己任”的觀點頗多,悲天憫人,以天下為己任,這表明儒家已經有了由己達人、由內及外的道德觀念。這種對“他者”的責任具體包括了對國富民強、社會穩定、人民安居樂業的關切,對未來社會發展的關注。范仲淹在《岳陽樓記》中“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把這一責任表現的更為具體。這一責任觀啟示我們,要把儒家思想里面的“家國天下”情懷真正落實到當今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

 

 

中國科學院教授、國家中醫藥管理局首席顧問盧祥之的主旨發言為《從“舊軸心時代”到“新軸心時代”看孟子思想的社會意義》。盧祥之教授講道,中國的儒學是以“人”為核心的道德文化,是以“人本”為經緯的政治倫理學說。儒學推崇的“仁”與中醫“大醫精誠”的根本追求同出一轍。儒家文化是儒醫文化的母體。儒家文化不僅強調憂患意識,還主張積極入世。“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是歷代文人的座右銘。“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是儒家的人生理想,也培養出為醫者深厚而濃重的對人命運的掛念與關注,和一種救死扶傷的使命感與責任意識,這種價值取向造就了一代代“大醫精誠”的儒醫。

 

                                    (新聞來源:中國孔子網)

 

?
斗地主单机版免费下载